科科酱

渴仰

Senka:

このBLがやばい! 2013年度ランキング小説部門7位
tag:青梅竹马,再会,执着忠犬攻。

借用一句话:宮緒葵老師的书适合喜欢下仆攻、犬攻、偏执攻、变态攻、エロ的读者




比盛夏的大气还要温热的风拂过脸颊。
想起谷底这个词,鴫谷明良灰心丧气地垂下肩膀。
自学生时代起居住的公寓被火炎包围,黑烟滚滚升空。拦住看热闹的人们,消防员努力尝试喷水,但是火势太旺,看似是火源的二楼会被烧落也只是时间问题。古老的木造房须臾之间就被大火包围。说不定还会危及到一楼。
明良的房间位于正在被烧毁的二楼的最里面。由于火炎和烟雾完全窥视不到状况,家具和贵重物应该全都在燃烧了。
『我怀孕了』
许久未见的恋人一小时前所说的话在脑内复苏。
『不是你的,是里中君的孩子。然后,我要辞职跟他结婚』
里中是明良的同事,同时也是社长的外甥。是个迟早会在亲戚经营的小规模建设公司里当上董事的男人。
恋人真理子在同所公司里当前台。想要共筑稳定家庭的人只有明良,她选择了前途更为光明的人。毫不发怵地表明自己脚踏两条船后,真理子还没等明良答复就转身离去。
右手腕的麻痹转为钝痛,疼痛感慢慢渗出。跟最差劲的一天所相称的最糟糕的结束。宛如在嘲笑明良,你永远都是不被选择的人。
——小明。
「鴫谷先生、鴫谷先生」
住在一楼的主妇拨开人群,走过来搭话。明良挥开一瞬间闪过的青色幻觉,小小行了下礼。
「那个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」
「那个啊、刚刚听房东说了,住鴫谷先生隔壁的女大学生,被同所大学的男生纠缠不清」
接受女大学生商谈的警察警告了男生,怀恨在心的男人为了泄愤,瞄准她外出的空档侵入房间,撒汽油放火。
隔壁就是火源,真是越来越不幸了。犯人已经被逮捕,也没有人死亡,但是燃烧的房子已无法恢复原状。
手腕的痛感变得如同针刺般,头也跟着痛起来。根据经验,这样一来疼痛会持续一晚上,严重的话连觉都睡不了。今晚不管怎样都无法乞求安眠了。
「刚刚消防员说,照这情形看来全毁是不可避免的。我们家会暂时住在附近的姐姐那里,鴫谷先生呢?」
「我……」
明良想起了钱包里的钱。便宜的商务旅馆的话还能住个两三天,再久一点就没办法了。还没到发薪日,再加上房租划账,银行卡的余额所剩无几。
绝对不想依靠父母。人际关系稀薄的明良,在这种时候会伸出援手的友人一个都没有。
遭到恋人的背叛,还失去了家,连明天的住所都无法保证。
六年前的十八岁,本以为不会再出现更不幸的事情了,看来不幸很喜欢明良。
——小明、小明,别丢下我。
接连不断的不幸引发了手腕的疼痛,手腕的疼痛晃动了本已尘封的记忆,跌落至更深的地方。究极的恶性循环。
「啊……!」
主妇歪头看着沉默不语的明良,不意间扬起声音,指向明良的背后。还没来得及转身,明良就困在了从背后环过来的手腕之中。
比明良要高一个头的大男人弯下修长的身体,蹭着明良的耳朵,就像无法忍耐的狗一样哼哼地吸起气味。
明明想要给他一记肘击,现实中却是浑身硬直完全无法动弹
怎么可能。难道说。这个男人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。六年间从未联络过。明明是早就从明良的人生中消失掉的人。
「小明,味道依旧那么好闻……好想见你……」
魅惑的、隐藏着甘甜的声音听得腰都要断了,虽然比记忆中要低沉很多,但并没有搞错。因为自小时候起,每天都比任何人更近地一直聆听着。
从使不上力的右手中,啪嗒、公文包掉到了地上。
「达幸……」
每当明良遭遇不幸的时候,这个男人都会在自己身边。
纺出六年间未曾提过的可恨的名字后,青沼达幸加强力度紧紧抱住明良。激烈的鼓动扑通扑通地敲打着紧贴的背部。
「不会吧……、难道是、青沼幸……?」
化妆剥落的脸上逐渐泛起红潮的主妇说漏了嘴。看热闹的人们听到后躁动起来。
「那个、不是青沼幸吗!」
「为什么会在这里?难道说住在这里?」
「笨蛋、那是不可能的吧」
「喂、那是谁啊!为什么会被抱住?」
兴奋的年轻女性嫉妒地睥睨过来。不由得缩起身体时视界变暗了,骚动声也瞬间停止。如果不是被一双大手遮住眼睛,明良也就会看到是达幸用充满杀气的视线让围观群众闭嘴的吧。
「……走吧、小明……明良」
在耳边嗫语后达幸拾起掉落的公文包,轻轻抱起明良。
明良符合日本男性的平均体格。是达幸个子太高了。比六年前还要高,现在肯定超过一百九十公分。
「等……、等等、你打算去哪里?」
回过神来的明良挣扎起来,达幸却纹丝不动。
坚硬的腹筋和隆起的上腕肌肉比六年前更健壮,从少年变成了男人的体格。跟依旧纤细的明良大为不同。
野生而端正的脸历经洗练,在人群中即使身穿平凡的衣服也会很抢眼。
也许是戴了隐形眼镜,他的眼睛是黑色的。明良觉得很不自然,不过大多数女性都会投以热切视线的吧。
与此相反,明良像极了以艳丽的美貌为傲的母亲,女性对他通常都是敬而远之。
毫无疑问,外表上不论哪一点都有过大的差距。在分开的期间,到底在哪里做些什么呢。至少不会像明良那样是个平凡的工薪族。
就像是在佐证明良的猜想,路边上停着的一辆跑车,以工薪族的薄薪来说是根本无法买到的。达幸把挣扎着的明良推进助手席系紧安全带,自己则乘坐到驾驶席上。
「等等……!」
车子一口气加速,安全带勒紧身体。边惊叹着狭小住宅街的巷子边车技娴熟地穿过去,等上了高速路后就像是发挥真本领一样提高车速。在这里打开车门逃跑的话会没命的。
「……喂、你……」
无奈只好瞪着驾驶席上的男人,达幸则踩着油门踏板嘟起小小的嘴唇。虽然变成了帅气的成年男性,笨拙的语气和只展示给明良一个人看的举止都跟六年前一模一样。
「叫我的……、名字」
「哈啊?」
「刚刚、你叫了。暌违了六年……我、想要明良再多叫几次」
都这种时候了还在说什么啊、在意的是这点吗,想吐槽的地方有很多,但明良强忍下去了。不想说没必要的话。
「别说傻话了快给我说明。你要带我去哪里」
「……」
「……喂、……喂?」
不管喊多少次达幸都保持沉默。透过后视镜能清楚地看到他不顾驾驶偷偷窥视这边。
这样下去不但搞不清状况,也许还会引发事故。
「……达幸。说明下」
「只是回家而已」
达幸立刻回应,黑色眼瞳熠熠生辉。要是有尾巴估计就要摇断了。
「……难道说、你该不会是要回老家吧」
如果是这样,现在就立刻松开安全带跳车。要他依赖父母还不如让他去死。
「不是的。不是老家,是明良的家」
头脑比明良要优秀百倍,达幸却从以前起就欠缺会话能力。过了六年也还没改善,反而益发恶劣。完全无法心意相通。
在明良抱着头的期间车子通过收费站,下到了一般道路。穿过浮现在薄暮中的繁华街,停在了酝酿出高级感的低层公寓。
从构造来看并不是租借而是分售的房子。虽说是小规模,但好歹也是就职于建筑公司的。明良评估着即使是最低级别的房子至少也要六千万。
「到了。走吧」
「哈……?」
「所以说、这里、是明良的家哦」
达幸一打开门,待机的工作人员就恭敬地接下车钥匙。似乎是由专门的工作人员把车开到停车场。
且不论达幸,现在还是别打扰其他人的工作,明良跟着达幸下了车。这里应该是涩谷吧。只要找到车站就能行动了。回到公寓也无济于事,还是去公司附近找间便宜的旅馆吧。
正在仔细思考的时候,再次被达幸抱了起来。
「喂……、达幸!」
「什么?」
「才不是什么!我要回去!」
「很快就到了,再稍微忍耐下」
也许是因为被叫了名字而高兴,达幸边蹭着脸颊边乘上直通各个楼层的电梯。穿过装饰着美术风格的大门时,貌似是接待员的工作人员一脸呆愣,害得明良无比难堪。会以为他们是什么关系呢。
「什么啊……这里……」
被带到了位于九楼的房间,其宽敞度和内装饰宛如高级酒店般,受到惊吓的明良被达幸放到起居室的沙发上。仅是起居室就有被烧毁的公寓的两间房大。寝室也是有三间以上之多。
「这里、是明良的房子,从今天起就住这吧」
「什……、喂、你做什么」
「我、稍微、……睡一下……」
达幸外套也没脱就蜷缩在明良的脚边,卷起他的裤脚,脱下鞋子。然后怜爱地以脸颊磨蹭坦露的小腿,紧紧缠住,开始发出安稳的寝息。
期间还不到三十秒。连阻止的间隙都没有。
「达幸?……喂、达幸!起来说清楚!」
不管是敲还是摇达幸都没醒来,即使奋力打他的头也没用。难以置信,这种睡起来很辛苦的体位都能睡得这么熟。晃动着脚想要拔出去,结果被缠得更紧了,小腿被抱得生疼。
别说逃走了,连站都站不起来。奋斗了约莫十分钟后明良终于放弃了,靠在了沙发上。就快忘记的手腕的痛感渐渐复苏,差不多要到界限了。
久违的手腕的痛感,也许正是身体在为这场不愉快的重逢发出预感。
不管怎么想忘记,达幸还是不会从明良的人生中消失。
刚刚还处于失去恋人和家的谷底,现在就在高级公寓里被本应不会再见面的男人紧紧缠住。
……人生会发生什么还真是无法预测。
慢慢沉浸在记忆深渊的意识,染上了令人怀念的色彩。

达幸是在刚上小学的时候来到明良家的。因为独自抚养达幸的母亲逝世了,跟那位母亲是同级生的明良的父亲就收养了他。
达幸自那时起就有着引人瞩目的出众容貌,而最显眼的就是日本人稀有的蓝色眼瞳。母亲的曾祖母似乎是俄罗斯人,那方面刚好呈现显性。
无表情又寡言少语,还以为他一整天都在发呆,有时却用没有渗透出感情的眼睛直直盯着明良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达幸实在不像是同龄人,让人非常不舒服。
如果不是受父亲所托,明良也会跟附近的孩子一起欺负他或者无视他的吧。
『详情虽然说不了,但达幸是遇到各种艰辛的事才会变成那样的。要跟他好好相处哦』
父亲公明是有名的天才外科医生,自明良懂事起母亲美弥子就总是说着『将来绝对要成为你父亲一样的医生』来强迫他学习。
明良最喜欢父亲,他跟工作忙碌很少回家,一开口就是学习学习的烦人美弥子不同,落落大方又很温柔。没法无视父亲的请求,同时也私心想要被他称赞。
还有一点,达幸跟小达很像。小达是西伯利亚哈士奇,明良的爱犬。有着朝气的蓝色眼瞳的狗跟达幸的名字和外表都很像,没法置之不理。
明良保护编入同所学校的达幸免受欺凌,在家也尽可能一起度过。带小达散步时也必定会邀请达幸,还会教他学习。达幸连简单的读写都学不好,因为他跟不上授课。
即使班主任和脾气好的同学们耐着性子跟他说话,达幸也还是几乎没有反应。虽然能好好理解对话内容,他的眼睛却没有看着任何一个人。只是认识到有活物在那里说话。
不知为何只依从明良说的话,但依然紧闭着嘴,连心意相通都很困难。达幸宛如一个人孤零零地伫立在什么都没有的空虚世界里。
不单单是达幸,连明良都开始被同学们排挤,在他忍不住要哀鸣到达界限的时候,明良一家人出席了父亲友人的婚礼。是在大海旁边的水族馆举办的人前结婚式(译注:是在公共场合举行),也想顺便慰劳下家族,公明就带他们一起去了。
婚宴会场是海上餐厅。在大人们欢谈期间,明良喜不自禁地带着发呆的达幸走到栈桥。只要看到那个,就算是达幸也肯定会感动的。
但是,要让达幸吃惊的高昂心情一下子就消沉了。注入到都市的人工海湾的海水浑浊得像是混入了泥土一样,到处都浮现出油。跟小时候,公明取得珍贵假期带他去乡下看到的澄澈大海相去甚远。
那片海,对、要更加……搜寻着记忆,明良想起了在旁边抱膝而坐的存在。
『……对了,是这个颜色』
达幸狐疑地歪着头,明良抬起他的下颚,在近得就要触碰到彼此嘴唇的距离内窥视他。跟以往所不同,闪现出惊慌神色的蓝色眼瞳很古怪,明良笑了。
『你的眼睛,跟父亲乡下的大海一模一样。不是像这种浑浊的海,真的是纯蓝,可是又澄澈得能看到底,非常的漂亮』
不知为何达幸脸颊染上红晕,明良被他凝视得直想退缩。那是形如没有生气的人偶般的达幸第一次露出类似感情的东西。然后,也是他第一次主动说话。
『小、……明』
也许是因为很少出声,达幸的语调结结巴巴的,就连明良的名字都发不准。不过感觉就像是父母目睹孩子刚能牙牙学语一样,内心无限感慨。
『小明……、很美』
『……』
『非常的、美……、也很温柔……』
容貌跟母亲很像,时常被误以为是女孩子,明良为此暗自自卑。不喜欢这种跟女孩子一样的称呼。可是,又不能责备好不容易才说出话的达幸,明良只好不情不愿地接受这种屈辱的称呼和赞赏。
以此为契机,达幸越来越粘明良了。
明良不叫他他也会飞奔过来,白天自不用说,睡觉的时候也不离开身边。夏天热的要死绝对不想跟他一起睡,但早上一睡醒,达幸就会蹲在脚边,被夺走固定位置的小达则走投无路的样子,这种事频繁发生。只要一责备他,他就会哭泣着说不在明良身边就不安心,这样一来明良也就无法拒绝了。
对他人很冷淡,只有在认定的人面前才会无防备地坦露腹部,奋力摇晃尾巴。狗狗小达和人类达幸在这一点上都那么像,明良也一点点地被绊住了。
公明对达幸的变化一个劲地感到高兴,但不知为何,母亲美弥子对两人的深交却感到不快,刻薄地对待起达幸。
『明明是个肮脏的瘟神!』
美弥子频繁地痛骂达幸,严重的时候还会扬手打他。原本就是神经质,一牵扯上达幸就更严重了。明良保护达幸免受不讲理的暴力,讽刺的是,这也成为了达幸越发对明良倾心的原因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因为想要交流分享才会汉化这本

还是希望能给我点动力翻完这本

没有LOFTER账号的也可以在微博底下评论><

【授权汉化/all火】火神拍了一张“艳照”,不小心发给了所有人

穆朔:

原文:http://fuckyeahgomxkagami.tumblr.com/post/101137137030/hey-gomxkagami-whatever-w-kagamin-taking-a-lewd

作者:Cutebeast64

翻译:穆朔

校对:小溪


授权书:

 

奇迹火点梗:火神拍了一张艳照,不小心发给了所有人。

 

奇迹+桃井、丽子、诚凛、冰室、花宫&Alex

 

 

 

+

这主意不太妙。火神的确答应要拍那张该死的照片,也的确拍了,但他真的按那个邪恶女人的要求,将照片作为附件加入的那条内容令他不安的信息时候——“我很淘气哟,你要惩罚我吗?”——他后悔答应了那个条件。他不想把这条信息发出去。这赌注也太过头了。

 

照片是火神自己用右手拿着手机从头顶俯拍的,展示了他的全身。他以一个女性化的姿势躺在自己床上,双腿侧向一边。身上穿着Alex提供的拍照用女生制服,一条什么都遮不住的迷你裙,裙角下可以看到内裤的一角。白色长袜拉到膝盖。他的左手拉着水手服领子,掀起了白衬衣,可爱的白色bra和上面的粉红蕾丝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

他对自己新学的篮球技巧太自信,太自负,才会答应ALEX的赌约。那个恶魔大姐头和他哥哥似乎都很喜欢让他穿女装,姿势、衣服和那句话都是她的要求。她还说,如果拒绝,后果会更可怕。

但是,火神看着那张照片就这样展示在自己手机屏幕上时,感到尴尬透顶。而且他不晓得alex会拿着照片做什么,光想象一下都想发抖。但如果他拒绝了,那女人提出要他穿成这样出去,或者诸如此类的要求怎么办?她绝对做的出这种事的。这样一比,发张照片就不那么可怕了。

 

火神穿着水手服,满脸通红的盯着手机屏幕,颤抖个不停。是发送,还是删掉?

 

“啊啊啊,就这样吧,管他呢!”他大喊一声,用全部力气按下发送键,就这样了。现在,他只需要祈祷ALEX不会用这张照片威胁他或者用奇怪的方式捉弄他、让他难堪了。火神叹了口气,抬起手,看向屏幕。

 

“信息已成功发送至所有联系人。”屏幕上清清楚楚地显示。

 

“什么?”火神倒抽一口凉气,脸色一下变得惨白,然后又变得通红。他又看了三遍,没错。他不小心按错了“发给所有人”,太蠢了,太蠢了!!!

 

再糟糕不过了,糟糕透顶!诚凛的所有前辈,奇迹时代,甚至其他学校的一些人,所有人都会看到那张可怕的照片,还有那句话,见鬼!

 

他躺在床上,气得直哆嗦,砸枕头、用额头撞墙,惩罚自己犯了这么愚蠢的错误,然后回信来了,接二连三绵绵不绝,海啸一般袭来。

 

“很适合你啊,火神君:)”黑子在这句话后加上了一个很不符合他平时作风的笑脸,“我正在找鞭子,所以要晚点才能到你家,请等我。”

 

他立刻回道:“我才不等呢!别来!”

 

浅蓝色头发的男生很正式地回复:“中途打退堂鼓可是很不礼貌的。”

 

“见鬼,不是发给你的!!“

 

“别全用大写字母了,我看得眼睛疼。”黑子说,“我刚找到一条完美的鞭子,可以当日送到哦。”

 

他继续打大写字母:“别TM买鞭子!”比起被黑子抱怨,他更担心自己的人身完整。

 

“你会喜欢的;)”

 

“别冲我‘;)’!那封邮件不是勾引你的意思!根本就不是发给你的!”

 

“那你是打算发给谁?”回信中的口气有点危险,火神斟酌了一下,没立刻回复,然后下一条又来了,“火神君,马上回答我,不然我就用自己的方法找到答案。我向你保证,这对大家都不好。”

 

火神正想回复,黄濑连着给他来了三条信息,他不得不转去回复黄濑。

 

“火——火——小火神?你——你真想做那个?\(///Σ///)\”黄濑打了个脸红的表情,“我没跟男人试过,不过我保证,一定让你很舒服!(((o(*?▽?*)o)))”火神不太明白最后一个表情的含义,但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的意思,“你说我要不要带根绳子什么的?( ? 3?)?”

 

“我不会跟你做任何事!你TM敢带那玩意儿过来!”火神用力按着按键,金发男生的评价叫他满脸通红。

 

 “o(╥﹏╥)o但是为什么呀?”黄濑回道,“我会好好做功课的啦,拜托,给我一次机会嘛。”

 

“给个鬼!快给我住嘴!!!”

 

“我会让你一整晚都呻吟不止的!我保证!我一定会回应你的热情!”

 

 “我才不会(呻吟)呢!这照片也不是发给你的!!!”

 

“━Σ(?Д?|||)━”

 

 “你TM再敢发表情过来!!”

 

 “……不管你原来打算发给谁,我打赌我都会做的比那家伙好!”

 

 “滚你的黄濑!!”

 

火神把黄濑静音,正打算继续回复黑子,又一个新的回复弹了出来。

 

 “这——这是什么?”绿间的回复如平常一样正经,“你邀请我去做什么下流的游戏啊。”

 

“什么也没有!我没邀请你做任何事!我发错了!”火神飞快地回答。

 

 “唔,不过今天的幸运物确实是女生制服来着。”

 

火神脱口而出:“噢见鬼,你也这样?死变态!”

 

 “是你发照片来的啊。”绿间回答。

 

 “不是发给你的!!”这样回答以后绿间不再回复,也离线了。

 

这些家伙真是,一个一个都让他火大。火神正这么想着,新信息的提示又来了,他额角蹦出青筋。

 

 “哇,巨乳耶。”到现在为止青峰的回复最令人毛骨悚然,“我20分钟就到;)”

 

 “别!别来!你TM敢来!你敢靠近我家,我就一脚踹你屁股上,把你踹回去!”

 

 “淡定,我只是去享受这对巨乳的;)”青峰又回复了。

 

 “我跟你说了别来!”

 

 “哈哈哈,你发我照片的。”青峰回复,然后又补了一句,“别口是心非了,我会好好陪你玩弄这对性感的巨乳的,随叫随到;)”

 

 “别TM说巨乳了!我TM没有!我是个男的好吗!见鬼”

 

 “你有的,我可以对着你的胸自慰;)”青峰看起来也不想放弃呢。

 

 “闭嘴吧!不准TM再看那张照片了!删掉混蛋!”

 

 “笑死我了,是你自己发给我的啊。”

 

 “我TM发错了!不是发给你的!”

 

 “那是发给谁的?”那家伙一下子生气了,更缠人了,“嘿,发给谁的?”

 

 “关你屁事!删掉,立刻!”

 

发完这条,又一条新提示跳出,这次是赤司了。

 

“我很乐意奉陪,大我。”这是赤司的回复,“虽然我没想到你会主动邀请。”

 

火神只看了第一句就回道“用不着!”然后,“等等,什么鬼?”

 

“给我30分钟,我就过来;)”眨眼微笑的表情太让人不安了,火神思索着要不要尽快把裙子换掉。

 

他尽可能吓人地回道:“你他妈敢来!”

 

 “看起来有人想接受双倍惩罚呀:)”那个笑脸表情吓得火神魂都飞了。

 

 “拜托,不要,我很抱歉,但是请别来,我发错短信了,并不是发给你的。”

 

“>:(”赤司打的笑脸符号并没让火神感觉好些,反而更恐惧了。赤司真是太古怪了,“我会带着剪刀来的。”

 

 “拜托,不要!”

 

他正在想办法阻止那矮个子恶魔,又来了一条短信。

 

 “哇,火仔看起来很好吃。”这次是紫原了。火神简直要哭,又想出去杀了他们,或者一边哭一边杀了他们。“我想尝一口。”现在火神真想杀了他们,去掉哭着那一项。“只要你能等我到明天,我就来了。”

 

 “我不想你来!!!”火神飞快的,在第三条信息来之前回复。

 

 “呃?那你要过来吗?”

 

 “过来你个头!”火神差点把手机砸出窗子,“我不会去的,你也不能过来!”

 

“那我要怎么吃掉火仔呢?”那混球过了很久才懒洋洋的问,火神爆了。

 

 “你吃个鬼!”他一边打字一边怒吼出声。

 

 “小气……搞得我更想要你了:(”

 

“你有什么毛病?这短信不是给你的!别瞎想了,删掉!”

 

“那是给谁的?我要碾碎他!”

 

 “这又他妈是什么发展?关你屁事啊!”

 

 “我要告诉室仔,让他同意我去碾碎那家伙!”长久的沉默后紫原回复,火神盯着手机屏幕上“输入中”和省略号,半晌,才收到下一条信息,“室仔流鼻血了,现在不肯听我说话……好吧我自己去。”

 

 “流鼻血?”火神有些困惑,又有些担心,是有人在练习中弄伤了冰室的鼻子吗?

 

他正想再问一遍,因为紫原好像懒得回复,就收到了冰室本人的短信。

 

 “大我,我以为你只当我是哥哥,我也爱你,我一直爱你,很久了。我自撸的时候一直都想着你,我想干你想得要死”冰室的短信内容相当令人不安,火神吓了一跳,差点掉了手机。

 

“见鬼,我发错了!不是发给你的,老天啊,什么玩意?”他飞快地回复。

 

 “哈哈哈,嗯,我跟你开玩笑呢……”冰室干巴巴地说,火神真的担忧起来,“真的只是开玩笑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第二条信息很快过来,第三条更快,“除非你喜欢那样。”

 

“艹,辰也?我们是兄弟啊,看在老天份上!”

 

 “哈哈,嗯,我还是在开玩笑。”

 

火神都不想回他了,他累了,不想再应付这些人了。

 

 “哇,好性感啊,老虎;)”这次是高尾,为啥连高尾的电话都在自己手机里?“今晚我会好好用这张照片的。除非你更想我去用用真人(*^3^)/~”

 

“哪个都不想用!老天,你好恶心!”他想也没想的回道,“你不是应该总在缠着绿间才对吗!”

 

 “没啊,他正冲着手机发火呢,我不知道为啥,他收到一条短信然后就开始念叨要杀了什么人。”为啥他觉得那短信是自己刚刚回复的那条,然后绿间也想杀了ALEX呢。“不过无所谓……你能再拍张照片吗,不戴bra的。”

 

 “见鬼,我才不拍呢!我没想勾引你!那照片不是给你的!”

 

 “那是给谁的?”

 

 “关你屁事!”

 

 “但既然都被我看到了就不能说跟我无关了吧( ? 3?)?”

 

 “哦得了吧,你有绿间了!”

 

 “看起来你在床上下流多了。”

 

 “滚远点高尾!”

 

 “可以滚去干你屁股吗?”

 

 “我他妈揍死你!”

 

第二个需要被屏蔽的人。火神真的感到害怕了,怎么没一个人反应正常呢?

 

”你在炫耀吗?”下一条信息来自丽子,但是,他没看懂。

 

 “啥意思?”

 

 “你想告诉我就是男人都比我有胸?是这个意思吧?”火神无语的盯着屏幕,“多大?B罩杯?C罩杯?”

 

 “我他妈不知道,你管这个干啥!”

 

 “你们这帮巨乳小婊砸总是这样说,你这混蛋,看我不把你揍死!(ノ? ∩?)ノ彡( o°o)”

 

火神有些害怕丽子的威胁,“冷静点教练,我没暗示那个意思,这个照片也不是发给你的。只是打赌输了,就这样,我并没用照片暗示什么意思。”

 

丽子没回,希望她不是在赶来揍自己的路上。

 

“什么罩杯呢?”丽子最终回道,第二波攻击可能就这样了吧。火神拿起BRA查看。

 

 “这是男士款,所以跟女式不一样,”他说,丽子没答,就等着他说那个字母,“C罩杯。”

 

 “他妈的我就知道。”丽子爆了粗口,“你的胸部看起来比入部第一天时要大了,也更柔软。”火神还在试图消化这个看起来像是恭维的评价,第二条信息又来了,“让我摸摸,我就不揍你。”

 

 “艹,教练?!”

 

 “你想我拿你拖地吗,混球?”

 

 “好吧,好吧,你可以摸,可以搓揉,甚至可以把脸埋在里头,只要你想!”

 

 “这可是你说的笨蛋火神。”

 

一个女孩还不够,第二个女孩儿也来凑热闹。黑子的女友,桐皇的经理紧随其后地发来一封满是心心的短信。火神在满屏的红黑粉三色心心中间看了半天,终于看清了文字。

 

 “火火!太可爱了!太漂亮啦!太完美啦!我终于可以戴上我的佩戴胶棒了(原文peggingharness,是女攻和谐用具,具体方式请自行百度……),幸亏我有那么一个!我这就过来!”

 

火神茫然地盯着屏幕,“佩戴胶棒”是啥意思?她打算对他做什么?

 

“等等桃井小姐,”他尴尬地回复,因为跟她没这么熟,也没法淡定的说出口,“我发错了,并不是想发给你的。”

 

 “什么?你不想我上你吗?”

 

“你怎么上啊?我是说,我不想知道。总之不要来上我。”他尽可能快地回答。

 

 “那你是发给阿大的?”下一条回信,火神想到底她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!

 

“什么?”

 

“照片,是发给阿大的吗?你要跟他做吗?我可以旁观吗?”

 

 “等等,不,什么啊?不不不,你们都怎么了!!”

 

佩戴胶棒那个词一直在他脑海中徘徊,他有些好奇但是又怕自己承受不了这个答案。因为他的心理健康承受度已经快到极限了。

 

 “你穿这样真的很可爱。”木吉乐呵呵的说,“但是我不太喜欢束缚调教的设定,也许我可以扮演一位帮你提升价值的好老师,或者很爱你的好友?”

 

“什么?不,我不要!”

 

 “:(对你来说束缚调教的部分那么重要吗?”木吉问,“好吧,那我试试吧。”

 

 “不是,不是这个意思!我什么都不想要!我发错了,不是发给你的!”他平静了一下,对方是前辈他不可以太粗鲁。

 

 “:0你不是发给我的?”

 

 “不是,是跟人打赌来着。”

 

 “所以你不会骑在我阴茎上了?”

 

 “为啥那样想?我当然不会!”

 

 “我很~擅长用手哟。”

 

 “什么鬼?我才不想知道啊!”

 

 “:(前辈好伤心。”

 

 “你再伤心我也不会做的!艹!”

 

大伙儿都怎么了?为啥都是这种反应?他们应该觉得恶心才对,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兴奋啊?!

 

 “小混蛋,你脑子里都在想啥?”日向的回信看起来很正常,但是鉴于绿间的回信开头也是这么正常,火神还是没法放松下来。

 

 “别把你的奇怪幻想强加于别人好么,你这混球!”

 

 “抱歉,这是个误会,队长。”火神趁队长还没说更多之前飞快回复。

 

 “见鬼,就算你穿这些东西还不错……”最后一个直男也沦陷了,火神绝望的张大嘴,“如果你做的时候喊队长我会考虑一下的。”

 

 “不用考虑!想都不要去想!我不想这么做!照片不是发给你的!”他用最快速度回复。

 

 “我可以存着这张照片吧。”

 

 “不可以!删掉!”

 

日向也不回复了,但是火神觉得他没有删掉照片,希望他不要拿来做什么奇怪的用途。

 

“BL时戴的bra必须是无痕bra。(原文:Bara’s inbra calls for a bra-llelujah)”伊月的。

 

 “我没想勾引你,不是发给你的,我不小心按了发给全部人,别说冷笑话了。”

 

 “看来你中了胸器。”【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Booby_trap同音梗】

 

 “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

必须了结了,火神想,如果每个人都不停的这样回复,今天一整天都别想澄清这个误会。

 

 “我有女友,你知道吗?”福田的回复。

 “我知道,不是发给你的,误会了。所以忘了这件事,删掉照片,永远别提这事儿。”

然后小金井也回复了,火神从不知道自己存了很多人的联系方式也是件可怕的事儿。

 “没想到一个反串的男人会让我勃起。”

 “噢老天啊,我不想知道这个!”

 “水户部也觉得你很性感。”

 “告诉他我不在乎,听到这种评价也不会觉得高兴,而且我不是发给你的也不是发给他的,发错了!”

 “水户部说你应该发多一张照片作为道歉,这次就别穿胸罩了。”

 “我才不会穿呢!”

他一边砸床一边发回,一切都变得这么糟糕……

 “火、火神君……你、你看起来真美……”这回是降旗,他的字里行间透出,他好像在发抖。火神都没办法冲他发火了。“我不擅长惩罚别人,但、但是,我愿意……”

 “哦不,抱歉,这是误会,不是发给你的。”火神抢在降旗说出更古怪的东西之前回答,“我不小心发给所有人了,你能帮我转告福田和河原吗?”

 “噢-噢…误会啊……我知道了。”降旗很快回答,答的也很友善,“我懂了……”但是第二次重复的话又有点儿古怪了。

不过,联系人名单已经所剩无几,火神终于快解释完了。除了被静音的那些人——高尾、黄濑似乎还说了很多——以外,似乎也没有新的信息到来。然后他又收到了一条新信息,于是又看向了屏幕。

 “没想到诚凛的天使会喜欢我啊。”匿名,号码却存在火神的手机中,姓名叫做“蜘蛛”。火神不记得自己存过这样一个号码,而这人听起来像是外校人。是IH或者冬季杯的对手吗?“你是想用束缚调教来吸引我注意,还是真的好这一口呢?”

这会儿问对方是谁有点怪,因为对话是自己这边开始的,虽然是不小心发了张照片。

 “看起来你并不像咱们比赛时表现的那样,是个乖孩子呢。”看来,果然是之前比赛的对手,但是火神还是不能确定对方的身份。“在去年我对你前辈做了那种事之后,你还会来勾引我……”火神知道对方是谁了,但还是纳闷自己手机里怎么会有对方的号码。

 “我才不会喜欢你这种混球呢,花宫。”他回答,字字透着厌恶之意。

 “噢,我可没发下流照片,也没求人家跟我玩角色扮演,束缚我调教我呀。”火神能听出花宫的讥讽之意,“也许,你拿到我号码就为了发这种照片给我吧?”

 “我没有,我他妈才没打算勾引你。”

 “你言行不一呀,小傲娇。”

 “小你妹!而且我才不是什么傲娇!”

 “别担心,我会好好调教你那色气的身体,直到你只能对我发出可爱的声音的。”

 “艹,你就这么变态啊,混账?”火神有点被吓到了,“不是发给你的,我都不知道自己有你号码。”

 “哈哈哈,所以你想别人调教你?谁啊,见鬼,我也不用毁掉诚凛了,只要把你的照片发给所有人就够了。”

 “操你的,卑鄙的混账!你最好删掉,否则我揍死你!”

 “你来呀,穿着那身衣裳来就更好了。我正好拍几张内裤的特写呢,赞。”

 “见鬼,你在跟我调情?”

 “勃起了嘛,这回都是你的错。”

 “见鬼,别跟我说你的勃起,我受够了!”

够了!他真的受够了,不管这些人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,他再也不想应对任何一个了。发错照片是他一生中最可怕的错误,假如时光倒流,能删掉那张照片就好了。他就不会群发出去了。

 

终于,alex的回信来了,真他妈晚。“完美的照片,别担心,我会保守秘密的。”

但这已经不是秘密了,所有人都知道了。

 

END

 


【2015映画】飴とキス/糖果与Kiss

原味字幕组:

飴とキス 糖果与Kiss


原作:秋平しろ
主演:吉岡佑/岸本卓也/田中稔彦/江口亜衣子/真緒(Sadie)
类型: 爱情/同性
制片国家/地区: 日本
语言: 日语
上映日期: 2015-07-26(日本)
片长: 55 分钟
剧情介绍:

       從小身材瘦弱的前田大希一直不受歡迎,讓他對自己的外表沒有自信。所以至少想在打扮的時髦一點。成為服飾店店員的前田對工作上有來往的楊井春久產生好感。同時前田也很明白這份戀情是不會有結果的。然而某天因為前田衝動之下脫口而出的一句話,楊井奪走了他的初吻!?

一切转载请附带字幕组相关信息。

本片发布DVDrip。

<151025发布>

【若遇“百度网盘升级中”可多刷新试试】

链接: http://pan.baidu.com/s/1o6iX3Ai 密码: mjp5

花は桜君は美し:

[还是自扫....系列]テンカウント2 comi+虎穴 文件夹


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严禁商用!!【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27遍!!